从安倍遇刺到菲律宾的枪支暴力

广告:奇迹娱乐 世界杯建站【包网优惠】免开版费,首3个月免维护费,超低点数,联系官方商务纸飞机:@KzingSales @KzingSales1

前首相安倍晋三被枪击刺杀后,对世界的一个显着方面影响,除了是近几年少有的元首(包括卸任)遇刺外,大概就是全球对致命的枪支暴力事件的震惊。

与枪支泛滥,10万比索就可以买通摩托杀手的菲律宾相比,日本在公共安全方面着实令世界羡慕。包括当时有意来菲律宾长居的国内读者,隔三差五就看着郭彩荣公众号上的街头枪击事件,最后打消了SRRV,选择去日本企业家移民,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感觉日本普遍文质彬彬,比菲律宾要安全的多。

Actually,日本对暗杀和武装暴力并不陌生,但传统意义上的刺杀和街头行凶,利刃类(肋差)冷兵器受到青睐。

也许,这是一种文化的体现,在进行持刀袭击后,被警视厅抓住的概率无限接近 100%。

1960 年 7 月 14 日,安倍的外祖父、当时的日本首相岸信介遭遇了暗杀,行凶的刺客使用了一把刀,岸信介被刺六刀幸免于难。

在日本立宪后到二战前,先后有三位首相遭遇刺杀,1921 年 11 月,第一位被谋杀的日本首相原崇史,在东京站被一名铁路工人刺杀。

1930 年 11 月 14 日,被政坛戏称为“狮子首相”的滨口大智,因为主张立宪限制皇权,惹恼了忠于天皇的右翼分子,在被枪击9 个月后,狮子首相死于并发症的细菌感染。

至于亡于刺客的最著名日本政坛人物,莫过于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犬养毅。

1932 年 5 月 15 日,一群海军军官冲进首相官邸,枪杀了首相犬养毅。

当日本军队在被占领的中国东北,宣布满洲国成立时,犬养毅拒绝在外交上承认它,因为这无疑挑战整个既定的国联现状秩序,相当于单方面改变东亚局势,后果很严重。

尚遵循条约框架体系的保守政治家犬养毅,在激进的革命志士来看,这种保守无疑就是不爱国,对为帝国流血开拓疆土的忠勇武士而言,是最大的绊脚石,更是理应被天诛的国贼。

从安倍遇刺到菲律宾的枪支暴力

据说,在犬养毅和刺杀他的军官团间,有一段经典的遗言对话:

犬养毅“如果我有机会说话,你们就会明白”。

杀死他的军官,轻蔑的用枪指着犬养毅,回答说:“与武力相比,对话没用。”

这似乎是一个隐喻,正如他们所说的,已经成为历史。

好吧,天诛国贼,日本有着与其武士或封建武士文化相关的致命暴力的悠久历史。

但是文化的另一个方面是与和平、与自然的交流和禅宗般的宁静联系在一起。

用西方可以理解的话语系统标注,就是菊与刀。

战后的日本,对战前的诸般行径,在美帝的监督下,进行了彻底的手术根除,作为根除的一部分,其对拥有枪支(和刀具)的近乎零容忍,引人注目。

在日本,只有军人和警察可以携带枪支,而且只能在执勤时携带。

平民可以拥有猎枪和气枪用于狩猎或运动,但他们必须属于狩猎或射击俱乐部。所有权和使用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申请人的亲属也包括在背景调查中。

与枪击每一天的某国相比,日本枪支暴力的年死亡率基本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很少达到十位数。

再回到菲律宾,菲律宾的社会形态类似于美国。尽管没有像美国那样规定携带武器的权利,但根据菲律宾的宪法,枪支所有权在菲律宾很普遍,枪证也是很容易就搞到的证件,更何况还有供销两旺的地下军火作坊工业。

SO,从美帝到菲律宾,这两个国家的涉枪凶杀案/谋杀率都很高。

然而,两国不同的文化体系,造成了表现的差异——例如美国学校,时常发生的问题学生袭击事件,在菲律宾很少见,大概率是因为菲律宾的天主教+母系社会,保留了强大的族群/家庭基因,使得社会维持着基层的支持网络——大家庭系统和邻里关系,使得随机犯罪,概率甚少。

如果因为这个情况,觉得菲律宾群众都是什么善男信女,那就大错特错了,Anyway ,在菲律宾,有大量与政治、叛乱和犯罪有关的杀戮,随便翻一下历史书,就可以找到相关的记载。

在菲律宾第一共和国还在为自己独立而浴血奋斗之际,当起义军大BOSS埃米利奥·阿吉纳尔多下令处决他的亲密战友安德烈斯·博尼法西奥时,杀戮已成为永久消灭政治对手的首选方式,从菲律宾第一共和国成立之际,一直延续了下来。

菲律宾大法官何塞·P·劳雷尔 (Jose P. Laurel) 本人在 18 岁时因与一名女孩的争斗而被控谋杀未遂,劳雷尔在日本战时占领期间成为该国总统。

像安倍晋三那样的袭击将是令人震惊的,但在菲律宾而言,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除了使用的自制致命武器,以及袭击者一定希望被抓住的事实。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 2018 年国际凶杀案统计数据显示,就每十万人口而言,菲律宾在亚洲地区的国家安危名单中名列前茅。

在该数据库中,菲律宾每10万人记录了 6.46 起凶杀案/谋杀案。这在 2019 年下降到 4.4。相比之下,萨尔瓦多在 2018 年的全球杀戮率最高,为 52.02;阿富汗记录为 6.66。

当然,菲的国家情况当然不同。日本没有新人民军和武装伊斯兰极端分子,平民认为需要用自己的枪支进行自我保护。

在菲律宾,即使下班期间,国家警察也被允许携带枪支,不幸的是,执法人员本身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的情况并不少见。

在菲律宾,任何人都可以援引感知到的个人威胁,无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经过短暂的手续和背调后,前往警察局申请拥有枪支。

从安倍遇刺到菲律宾的枪支暴力

事实上,郭彩荣公众号里,不时报道的枪战文章,后续警方调查的结果,弹道轨迹并未记录在案,换言之,市场上的索命黑枪满天飞,让人力有限的警方捉襟见肘。

照此下去,值得怀疑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是否会在有生之年,见到马尼拉的街头治安,与战后的日本一样,体验到同样水平的和平与秩序。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645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