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的教训——菲律宾失去的30年

广告:奇迹娱乐 世界杯建站【包网优惠】免开版费,首3个月免维护费,超低点数,联系官方商务纸飞机:@KzingSales @KzingSales1

笔者最近逛书店发现一本鸡血奇书:《菲律宾经济走向第一世界》。本来这种书一般人也不会当回事儿,然而这书也引起了马可仕政府的注意。我也一直在思考,其实每一次产业迭代都会有新的后发国家迎头赶上。那么这次有可能是菲律宾吗?问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似乎要先总结下为什么20世纪到本世纪初,菲律宾从仅次于日本的亚洲希望变成了“亚洲病人”。

大家好,Aufheben又回来了,最近其实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菲律宾其实劳动力素质并表没有想像中那么低,尤其是人均英语使用情况。整体来说CBD白领平均水平都是高于国内,至少大马尼拉地区工作的白领其实素质不差中国大城市。但是为什么菲律宾白领在商务中心累死累活,一个月只有两三千人民币月薪?国内的大城市商务中心白领平均工资至少也有六七千。后面我想了想其实这个问题应该改成:过去三十年菲律宾为什么没发展起来?

一个国家拼经济说直白点,就好像我们拿着牌在桌上出,菲律宾的牌局风格也继承了这个国家的一贯风格。临场应变速度略显迟钝不说,就连本来一手好牌也要给你拆开来打。好像过去三十年,硬生生错过一个亿!(应该是好几千个亿)

很多人可能对菲律宾人带有一些与生俱来的偏见,因为我们随处可见菲律宾男的到处在躺平,从三轮车上到购物中心,从家里到单位。有人就常说“就是懒惰呢”。但是没有天然的懒人,如果你有比尔盖茨的机会我相信你也不会变成一个懒惰的人。菲律宾的失落的三十年事实上与错过了几次工业化的机会有关,更深层次和国家文化和社会结构有关。或许并不是错失机会而是菲律宾社会本身与亚洲四小龙那种发展需要社会不相容导致的。

黯淡的三十年,什么造就“亚洲病人”?

过去三十年,回顾菲律宾经济史会发现菲律宾经济上遭遇了严重的“失败”。尤其在进入21世纪的最初二十年中,菲律宾更被讽刺“亚洲病人”。依稀记得上世纪50-60年代,战后菲律宾刚刚独立的日子里,由于继承了美国遗留的完整的工业体系,继承与美国单边的贸易,加上冷战格局“反红色阵营”前沿的塑造,以及为美军提供越南战争后勤保障服务等等,菲律宾在当时被经济学家们吹捧为“仅次于日本”的亚洲国家,各方面都有光明的经济未来。然而好景不长,到了20世纪末,菲律宾人均GDP却跌入了东亚倒数的行列,并且在2000年正式被刚刚改革开放20年的中国超越。

0世纪的教训——菲律宾失去的30年"

“亚洲病人”的讽刺名号久久不能散去

没有抓住第三次技术革命的高潮,缺乏技术型人才只有服务型人才被很多学者作为菲律宾失去三十年的最主要诠释。然而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其实只要把菲律宾过去三十年与那些成功的近邻(国家或地区)比较,其实也不太难确定失败的原因:

1.内向型、进口替代工业化的经济政策失败,催生了许多永远“长不大的婴儿”的产业,比如菲律宾的电子工业,晶片产业都是这样一种形式。你问有没有,是有的,而且也是整个晶片产业重要一环,但是做不大,也没有形成规模化经营

国家对农业和农村发展的近乎犯罪的忽视,农业用地大量被占用,各种农村问题都好像“不治之症”。要不是这次小马可仕上台要大搞现代化农业估计菲律宾普通人只有在大米涨价时才会想起农业这回事。

2.政府治理不善和猖獗的腐败。因为1980-2004年政局不断动荡,被老马可仕完全摧毁的菲律宾民主一直处于“灾后重建”步骤中,软件的重新搭建谈何容易?一整代公职人员的贪腐横行,让过去30年菲律宾行政效率和各种机构运行都成问题。

3.发展的心态失衡。尤其是产业上所谓的“菲律宾优先”的心态,这种心态将菲律宾经济推向了垄断或寡头垄断的精英阶层,并直接把菲律宾最急需的外国直接投资拒之门外。

4.最重要也是最被忽视的一点:人口与社会结构不适合冷战经济学。其实观察亚洲四小龙包括弯道超车的中国,都是采用冷战经济学、资源集中、承担欧美产业外溢一步一步搭建起来经济大厦的模式。这种模式基本上就是把人口吸纳到全国几个工业型现代化大城市或者是工业区。效果很明显,经济成长速度超高,可以快速实现工业化。但是也留下巨量隐患,城市人口生育率快速下降,乡村人口大面积流向城市,导致乡村严重空巢,最后的代价就是从快速工业化面临快速老龄化。这实际上是一种“病态透支”的增长模式。菲律宾因为坚实的宗教社区,强韧、重视家庭的纽带,注定是在这种把社会打散重新分配的“冷战经济学“中无法取得任何意义上的胜利的。

以上几点基本上就是菲律宾基本错过了过去三十年工业化机遇的最全面解释吧。然而,在最近三十年菲律宾经济史中,也并非一切都是黯淡的。

三十年教训中希望依然存在

事实上从 1986 年推翻老马可仕统治以来,尽管各届政治领袖的素质参差不齐,但菲律宾一直贯彻专家治国,专业人干专业事的国策。始终由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管理各个政府经济机构(中央银行、财政部、国家经济和发展局、贸易和工业部、公共工程和公路等)。要知道一个坚实、高效率行政机构的重建当然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些诚实和能干的技术官僚正在缓慢但坚定地建立更强大的机构,制定和实施更开明的政策,所以时间来到本世纪的第二个十年,菲律宾的 GDP 持续以每年 6% 到 7% 的速度增长,照目前来看,这个速度可以持续未来20年以上。

0世纪的教训——菲律宾失去的30年"

经济增长预期长期高于6%

在过去的 30 年中,随着世界经历了三场严重的全球危机(1997 年至 2000 年的东亚金融危机、2008 年至 2012 年的大萧条,以及最近由 COVID-19 大流行引发并进一步加剧的全球经济危机)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这些危机中都表明菲律宾经济是世界上最具弹性的经济之一,每一次这个看起来穷哈哈、苦哈哈的国家和国民都能挺过来。要知道,菲律宾最穷困的那群人挺过新冠大流行的艰难岁月,可真是只能祈求“上帝保佑”的那种。

而且我们可以观察今天宣誓就任的总统费迪南德·R·马可仕 (Ferdinand R. Marcos, Jr.) 为其经济团队的选择,他的经济团队由非常有能力和经验丰富的技术专家组成。旧文:解读菲律宾新政府经济团队。面对多重挑战能顺利延续经济高增长吗?

目前菲律宾依然可以期待保持每年至少 6% 至 7% 的 GDP 增长率。如果马可仕政府能够显著改善治理并最大限度地减少腐败,增长率甚至可以加速到 8% 至 10%。

有意思的观点——贝尔纳多·维勒加斯 (Bernardo M. Villegas)

贝尔纳多·维勒加斯(Bernardo M. Villegas)是 哈佛大学经济学博士,亚洲及太平洋大学名誉教授,西班牙巴塞罗那IESE商学院客座教授,也是1986 年宪法委员会的成员。最近他出版的新书——The Philippine Economy Towards First World Status《菲律宾经济走向第一世界》也引起了马可仕团队的注意。

偶然在书店看到这一本特别十分标题党的的书。该作者坚信,今天 20 多岁和 30 岁出头的人(所谓的千禧一代和新世纪一代)将活着看到菲律宾成为第一世界的国家。(我理解的是中等发达国家)为这本书前言作序的银行家弗朗西斯·塞巴斯蒂安是这么说的,从现在开始的一代人,在 2040 年到 2050 年的十年中,菲律宾的人均年收入将超过 12,000 美元。而新上任的经济规划部长巴里坎萨(Arsenio Balicasan)也认可这一观点,更重要的是,新的领导人实施开明的经济政策。12000美元确实并不是一个特别遥不可及的梦想,毕竟比起日本(2019 年为 40,113 美元)或美国(2019 年为 65,280 美元)等当今所谓真正的第一世界国家的天文数字收入水平,菲律宾可望而不可及,但是12000美元这样的人均收入水平将使所有菲律宾人有可能享受繁荣、舒适安全的生活。

0世纪的教训——菲律宾失去的30年"

信仰与家庭,菲律宾社会最特别的坚韧纽带

我本来看到这本书觉得标题过于天马行空,估计什么鸡汤文来的,谁知道他第一章就写的很有意思。与其他鸡血励志书籍不同,作者开篇明义表达了菲律宾的优势在于基础家庭、信仰价值观的稳定。我们可以发现,那些极高的人均收入的国家也并不能防止不满者频繁地对无辜儿童和成人进行大规模枪击的恶性事件,也不能防止在母亲子宫内杀害无辜和完全手无寸铁的婴儿。作者将这些异常行为中的许多归因于西方社会传统家庭、信仰价值观的恶化。很多告诉发展的发达经济体的许多人都忘记了家庭和信仰是每个强大、和平、幸福社会的基础。正所谓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希望。

虽然这本书主要是关于经济学的,但第一章充满了关于哲学、道德和神学的阐释。作者认为随着社会经济总体水平的增长,我们也必须在真理、正义、和平、慈善、对生命和家庭的尊重等方面有等量的成长。所以菲律宾社会保守的家庭、信仰的价值观是他认为未来迈向“第一世界”高经济成长的基础。他认为人均收入高是被称为“发达经济体”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充分条件。一贯重视家庭、信仰价值的菲律宾群岛可以有这个野望。

工业化4.0——属于菲律宾的时代

个人而言,要预测一个国家长期发展能到什么水平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如果你只按照“冷战经济学”模型,用开厂、代工等指标衡量未来,那无疑会犯下50-60年代全球经济学家看好菲律宾的历史错误。因为就像每一支部队都在打“上一场”战争一样,照葫芦画瓢一定会遭遇德国绕过马其诺防线、埃及突破巴列夫防线、俄罗斯基辅溃败这样的悲剧。冷战经济学时代已经过去,亚洲四小龙和中国的高增长很难在越南、印度身上复制。

而即将迎来的工业革命 4.0 确实是最适合英语水平尚佳,传统产业不强势的菲律宾。我们需要对前三个工业革命有一个清晰的认识,菲律宾经济成长当然是需要这些工业革命的,比如老杜“大建特建“就是这么一种追赶机制。但是菲律宾真不需要“重新发明轮子”,如果菲律宾向印度太平洋地区的邻国学习重要的经验教训,会发现不论日本、新加坡、香港台湾、韩国,以及人类历史上最有富有奇迹戏剧性的中国。他们的成功都是不能完全复制的。而且他们的成功都是冷战、后冷战模版,都完全在第三次科技革命当中。

之前我写过一篇影响俄乌战事的科技落户东南亚,第一个国家就是她。其实菲律宾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你没必要按部就班走移动基站,有新技术就是这种后发、基建落后的国家适合大规模普及新技术。在人工智能时代,廉价代工厂会轻易地被AI机器人取代。但是英语水平优异的服务人员则不会。所以把目光瞄准新技术、新能源、Web3.0等应用大规模落地的国家,做后发国家中“第一个吃螃蟹”的才是属于菲律宾的正道。2022年才苦哈哈地进厂未来一定苦哈哈地破产。

工业化4.0与菲律宾完美契合

光伏、太阳能发电马上也达到比传统电力价格便宜的临界点,菲律宾政府也在逐步打破过去电力垄断情况,马可仕刚签署法令允许外资进入电力。未来一个无人机联通群岛,岛民用上大规模便宜电源,星链大规模普及提供便宜互联网的世界如果能在菲律宾实现,那么广泛的英语人口就可以借助Web3.0时代价值互联网彻底摆脱蒙昧和贫穷了。其实2020年疫情十分火爆的Play to earn的游戏Axie(阿蟹)就已经有点那个意思了。要知道新技术在开发程度低的处女地进行大规模实践是最有优势的,想一想,为什么那些高铁技术诞生的国家不能大规模普及高铁?中国就可以呢?中国为什么去一带一路国家修高铁而不去没高铁的发达国家修呢?

过去三十年有很多经验教训,但是不要仅仅从失败中看到暗淡。国家兴衰就如股市,经历的熊市越长、牛市越长。菲律宾经历了从1970-2010漫长熊市,现在新的机会应该在招手了。能不能变成12000美元的中等收入国家我不敢说,但是菲律宾未来绝对不会差。各位看官,对这片土地,需要一定的想象力。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6380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