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离开政坛的老杜,不仅是一位总统,也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杜特尔特的发言人周二表示,距离他卸任仅剩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开始期待退休了。

小马科斯曾提议让老杜继续领导禁毒运动,最终他拒绝了,他说,现在已经不是我的时代了。

发言人表示,现年77岁的杜特尔特总统近期状态很好,他对自己的内阁团队在过去6年帮助他管理国家表示感谢。

现在,他很期待在达沃的退休生活,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和孙子。

01、说到他的家庭生活,在三个孩子的眼里,虽然他工作繁忙,但他从来不是一个缺席的父亲。

萨拉回忆说,老杜担任达沃市长22年的时间里,作为父亲的他从没错过参加女儿每次在学校的表彰日。

萨拉说,父亲非常重视教育,但从不强迫他们一定要多么出类拔萃,但会为他们每一次的成就感到骄傲。

她曾在网上发过一张父亲在学校表彰日为她别上丝带的照片。

她说,这是我和我的父亲,他从没有错过我学校的表彰日,因为他一直想成为递给我丝带和奖牌的人。

02、在小儿子的眼里,他是一个严厉的父亲。

“记得我二年级的时候,一个糟糕的早晨,我找不到我养的蜘蛛,当时不知道已经被家里人放走了,于是着急地大哭。结果我的哭声吵醒了爸爸,他把我叫到房间,用皮带狠狠地打了我。”

大儿子保罗说,父亲是个典型的夜猫子,他不喜欢早上被打扰,因为他晚上很难入睡。

“他经常从下午工作到早上很累,有时候,父亲会在深夜开车出门,只是为了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

而作为杜特尔特最喜欢的孩子,萨拉,她从不怕和父亲发生冲突,甚至有人觉得这位70多岁的总统“很怕”他的大女儿。

她第一次和父亲对着干,是在十几岁的时候。

那段时间,她看到妈妈对爸爸总是很晚回家而不开心,她开始反对父亲在深夜外出,她选择站在妈妈的一边,用冷战的方式对抗老杜。

最后老杜实在受不了了,还跟身边朋友抱怨,“她已经一个星期没跟和我说话了!”

03、在一次感恩节活动上,保罗曾在众人面前说,我的爸爸是杜特尔特,他是我的偶像。

这句话让一向以强硬作风著称的老杜泪流满面。

保罗可能是杜特尔特的孩子中最有争议的一个,他曾被指控为走私犯、某犯罪集团成员、吸毒者。

有人说,萨拉是爸爸的掌上明珠,而保罗是被妈妈溺爱坏的孩子。

老杜曾公开谈论保罗任性的过去,无可奈何地讲述,保罗是如何在18岁和24岁时与一个女人“私奔”的。

当时保罗放弃了学业,跑去帮助当时女友家族的进口业务,这一去,就很久没有回家。

后来,老杜曾说,我生命中最悲伤的一件事之一,就是我曾有5年没有见过我的大儿子,直到我得知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孙子。

我找到了他,跟他和解了。

04、萨拉回忆起她在大学三年级时的一个深夜,当时她被一门课的考试难住了。

“我当时想好好哭一场,我没有打电话给妈妈,因为我不想让她担心,最后给父亲打了电话,尽管由于我们之间又爱又恨的关系,平常很少交流。

但是当我在电话里听到他的声音,我说不出话,每一个字都在情绪的涌动中消失了。

而爸爸的第一个问题是,你现在在在哪?

听到这句话,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嚎啕大哭。

电话那头安静了片刻之后,爸爸问,难道你怀孕了吗?

莎拉忍不住笑了起来。想到她父亲可能觉得她喝醉了,她屏住呼吸说:我觉得考试太难了,我考不过。

而父亲只说了一句话,答案不在你的眼泪里,回去看你的书!

她说,这就是她需要的,没有安慰的话,也没什么励志鸡汤,她说。

后来,她听人说,当老杜得知她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的时候,哭了。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6210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