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近日有一网友爆料在菲律宾的亡命经历,以下整理自网友的自述。(下文统一将网友称为:A)
A:“自从缅北‘血奴’事件发生后,每次刷到相关新闻我都会想起过去一年多在菲律宾务工时的遭遇,犹豫再三决定还是分享自己的故事,没有多惊心动魄,有的只是平静过后的后悔,以及漫长的等待,等待那一纸审判。”
2019年11月,A经朋友介绍前往菲律宾务工,从事UI(界面交互设计)。当乘坐上票价仅要274元的赴菲廉价亚航航班起,A的亡命之旅也自此开启。
航班落地的时候见到的并不是介绍他来菲的朋友,而是一个司机。在司机的带领下,A见到了一大群年轻的中国人,其中男生居多。之后在司机的引导下A成功入境菲律宾。
在机场最初见到那群年轻人的时候,A以为是一起入职的同事,谁知一路上弯弯绕绕,到达目的地酒店的时候只有A一人下车。酒店门口两个挎着真枪的保安让A意识到,脚下这片土地,并不安全。在酒店等了差不多半小时,终于见到了姗姗来迟的行政,他帮助A办理好入住后,嘱咐入住单拍照保存好。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入住的酒店,门口装备真枪实弹的保安)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酒店入住凭证,无法出示将不能进入酒店)

在酒店简短休息2小时后,下午两点的时候A被带去公司,公司距离很近,只隔着一条马路,但行政还是叫车把A送了过去。路上行政介绍 “公司上下班24小时都有车辆接送,不要觉得距离近就不叫车,附近很多当地小孩,会抢东西” 。
到达公司大楼后需要在前台做登记,A掏出手机查资料时,由于信号不好下意识举高晃了晃,旁边保安以为是在拍照,马上过来制止了A,一番解释后,行政表示:“这边严禁拍照,出入一定要带好工牌,不然进不来”。
至此,到达异国的最后一丝兴奋消失殆尽,A心里只想着,干活,攒钱,还信用卡。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公司周边)

抵达公司后,A终于见到了介绍他来上班的朋友,朋友在公司是个小管理。见到A的时候没有像国内的客套和画大饼,交代了A两句之后让取个花名,就把A丢给了组员熟悉工作流程,因为薪资待遇都已经在国内的时候就聊好了。
A所在的组主要是开发引流的产品,也就是所谓的低风险组,因为还没有正式运营,所以还没有变现的阶段。A的工作就是不停的设计马甲包UI,等到马甲包成功正式上架后,公司就会买量进行推广和投放。等马甲包圈到一定的目标用户后,马甲包的功能就会被关闭,用户将会被强制要求更新版本,更新后便是主包了,也就是涉及棋牌、菠菜的APP。
而主包便是所谓高风险组运营的,用户可以在上面玩棋牌、菠菜,后台会有技术维护,有专门的客服维护用户,还有运营不间断的更新活动来刺激用户充值投注更多钱。高风险组的人是有绩效的,工资的收益也更高,工作时间也会更加长。
相较于“缅甸事件”和大部分网络上流传的遭遇,A遇到的这家公司是确确实实的菠菜公司。中国人在马尼拉开的公司,或多或少都是涉及灰色产业,诈骗占一大半,网络赌博占一大部分,还有色情直播、信息三件套、个人微信QQ支付宝账号、洗黑钱换汇。更有外卖平台,他们也都会出售用户的个人信息给中介。在菲律宾,A听多了各种不好的消息后,当发现所在的公司不会限制人生自由,不会殴打谩骂,工资每月10日准时发放现金披索,每周还有一天的休息,想去哪里都可以,A竟然开始觉得很幸运。
在这家公司上班的时候需要上交手机,且不允许在公司大楼拍照,工作的时候只能用花名不可以用真名。工作久了,A开始产生了在国内的错觉,不过那只是短期的感觉。当长期的生活下去,身边的一切无不在告诉你,如今的工作和环境有多么的不正常。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疫情前菲律宾的圣诞节商场大促)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在菲华人常去的中国城)

枯燥且漫长的菲律宾工作生活持续着下去,A把在菲的那段时间分成了“疫情前”和“疫情后”。
当中国武汉的疫情正式爆发后,国内的人开始害怕和担心,不少在国外的人却是幸灾乐祸。那个时候菲律宾还没有疫情,公司大楼的所有人一日三餐都是在六楼吃的,高峰时同时进餐估摸得有五六百人,吃饭的人多数在讨论国内疫情以及国外的各种阴谋论。
而这幸灾乐祸的人里大部分是华人,奇怪吧?国内的情势严峻,他们非但不担心,居然还高兴。应该有人能猜到,在菲的华人很多是在国内身负债务,有的还有前科;前者在解决债务后又因为菲律宾灰色产业来钱快回不去国内的生活,从而又返回菲律宾;后者在国内只能够从事个体户或者给人打零工,这样的收入没办法应付个人已经家庭的开支,因此只能选择一直在海外生活赚钱,加上从事的都是菠菜行业,这些人汇聚在一起,相互认可相互取暖,从精神层面,已经没有作为中国人的特质了,道德感极低。
A称他认识的在国内已婚的人,在海外百分百都是出轨了,有钱的还不止包养一个。再加上菲律宾本地的服务业(主要指餐馆按摩店理发店超市酒店清洁)的工作人员(被叫小菲)都有索要小费的习惯,中国人又好脸,因此底层人员服务态度都特别好,这也让在菲的华人产生了一种优越感。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当地人常坐的嘟嘟车,只需20披索就能上车,1人民币=8.15菲律宾披索,20披索相当于2.5元)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抽烟区眺望的街景,白色的面包车都是周边各公司的用车)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偷偷拍摄的食堂早餐)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菲律宾当地最大的赌场,很多公司员工发了工资后会过去赌博)
随着疫情在菲律宾的暴发,由于无效的管理再加上菲律宾亲美政策,贫民窟人又多,菲律宾疫情确诊病例随之激增。A所在的公司大楼在2020年3月初被封楼,导致公司的所有员工都只能居家办公。在公司的安排下,A开始了疫情期间在宿舍办公的生活。
A跟一个客服、两个推广住在一起,酒店的房间和国内的布局差距蛮大。房间是长方形的,从大门进来左手边是厨房右边是厕所,再进来一些摆放着两张上下铺,中间有一个隔板,最里边是一个小阳台,不过不可以在阳台晾衣服,不遵从被发现的话,酒店的保安会被罚款1000P~3000P(约合人民币120~360)。因为酒店过于狭小,就算管理严格,也有不少人偷跑出去玩乐,也导致A公司员工成了酒店最快确诊的一批人之一。
随之而来的便是经济的压力,从开始宿舍办公后,A的吃喝都得自己解决,即使有1000元的补贴也不够开销,菲虽然贫穷但是物价高,特别是华人聚集的马尼拉,消费水平更加的高。宿舍办公的初期是叫外卖吃的,一餐平均下来就要80元,后来开始叫菜自己做饭,但消费还是高。
比起饭菜,水果真的贵得离谱,菲律宾只产热带水果,因此在菲除了芒果和香蕉便宜外,像橘子橙子草莓这些是真的贵,估计比国内要贵个5-10倍,于是就有了“中国人只坑中国人”的话出现,毕竟菲律宾的外卖平台都是中国人开发的,叫的外卖,加的也基本都是中国老板的飞机号。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疫情后,酒店周围新增的保安)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宿舍办公阳台的风景,每个房间都住满中国人)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超市水果物价,一个柚子/一盒脐橙需要人民币约40元,外卖平台点单更贵)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3~5天的买菜费用,约人民币500元)
疫情导致公司办公效率低下,公司老板开始了骚操作,让各项目的负责人安排了好几次返回公司大楼办公,不出意料由于确诊人数不断激增再加上假疫苗的事件只能无疾而终,直到A返回国内,公司员工依旧是在宿舍办公。
关于假疫苗的事,2020年8月起,据称有一批福建的疫苗在马尼拉流通,公司老板花了大价钱采购,安排员工免费接种,一共两针,全部接种后分批次返回大楼上班。
疫苗的接种工作进行的很顺利,才3天,公司所有人包括A都已经接种疫苗。相对于在之后回国后接种的疫苗,A称当时接种的疫苗可真的是假的够可以,一点都不痛,接种后用盒子快测出来的结果居然是阴性。然而假疫苗事件暴发的很快,公司第一批员工上班一周不到,就爆出了假疫苗的事,称接种的全是葡萄糖,最后在确诊数据下,A又返回了宿舍办公。
菲律宾疫情对当地的冲击显然是比中国大的,国内疫情管控的好,到处也都恢复了生计。2020年下半年,菲律宾疫情大部分时候每日都是过万的增长,而且这个统计数字并不准确,所以这个新增数只有更多,不会有少。随之而来的就是本地失业人数上升,带来的负面影响就是本地人抢砸中国人、中国店铺。A的公司当即发布了减少外出的通知,但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在A回国前,他们公司的员工就发生了5起大额抢劫敲诈事件,最多的当属仙人跳事件。
A宿舍隔壁住着他们公司的技术组,一个做安卓开发的小舟,招JI的时候被JI扣押了,也就是仙人跳。据同寝室的人说,小舟在疫情前就认识这个女的,是四川人,疫情后也约了两次,没想到这次就出事了。
据悉,女方把小舟约到宿舍附近的酒店开房,没想到完事后,房间进来了三个男的,其中一个是中国人,另外的两个是外国人,有一个手里还拿着枪。小舟的手机被没收后被绑在了椅子上,那个中国人直击开口说:“抓奸成双,我老婆不能让你白嫖,五十万,你就可以出门,不然断第三条腿出门” 说完就等小舟做决定。
小舟想的是50万披索,原想破财消灾,色字头上一把刀,谁让自己好色呢!50万披索的人民币转过去后,谁曾想对方又要50万人民币,小舟表示没有。对方拿着枪还是指着小舟的大腿威胁,迫不得已查了所有的银行卡、支付宝、微信余额,最后转了17万6千,完全被榨干才被放出来,手机也被拿走了。
小舟遭仙人跳的事件发生后,他告诉了公司的行政,希望公司可以帮忙报警追回那笔钱,然而行政告诉他说这类事件在菲律宾多了去,几百万的金店说抢就抢了,也不是照样追不回来,何况是中国人做局的仙人跳,追回的几率几乎是零,且还是人民币,估计早就洗走了,完全是没有办法追回来的,只能吃哑巴亏了。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回国前需要每日做的健康申报)
菲律宾疫情一直不见好转,A也已经还完信用卡了,在11月的时候,A决定回国。找了票贩子,花了28880元买了回国的机票,马尼拉直达广州。
A购买的是南方航空的票,当时南航的政策是“双阴+酒店两阴政策”,也就是在马尼拉先进行血清+核酸检测,双阴后到酒店隔离3天,之后再做2次核酸,核酸都是阴性后,才可以登机。回国的时间也慢慢接近,酒店隔离的那3天用A的话来说是“人生中最煎熬的3天”,几乎没有睡过完整觉,非常焦虑,生怕上不了飞机。当时在酒店隔离的人群有两百多人,最后被刷的有三十多人,其中一大半是血清阳。
在回国的那天,大家都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同个航班上有一队大概是七八个人,他们穿着防护服,戴着手铐,据说是被遣返回国的,这一幕的出现将A回国的喜悦冲刷掉了大半。临近回国时,马尼拉有一家菠菜大公司亚博被人攻破了服务器,数千在亚博上过班的人护照信息被泄露,因此被国内派出所打电话查询是否在菲从事网络赌博、电信诈骗工作,要求即刻返乡报道。
A也开始担心自己的个人信息被泄露,会被抓去调查,不过随着飞机落地坐上前往佛山隔离酒店的车后,担心也慢慢淡去。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回国前排队做核酸、血清检测)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回国隔离酒店免费赠送的物品)
A回国安稳的过了两个月后,找了新工作,生活也随之步入正轨,但好景不长,该来的总会来的。A在出租屋被区派出所民警带走,出示行程码和绿码后,A被收缴了手机和搜了身。和打架斗殴和小偷小摸的人关在了一起,派出所关嫌疑人的房间人数不等,基本6、7个每间,由铁栏杆围着,房间里就一张长铁凳。
那些做完笔录确定案情要长期羁押的,手续下来做了核酸一般在被关的第三天就会被送走。
A是在被关的第二天做的笔录,问的内容大概是:是否在菲律宾**公司上过班,是否知道**公司是做什么业务的,A在那边主要的工作内容等等。在做完笔录按完指纹后,A被带去录入个人信息,包括身高体重声纹眼纹等等,A原本以后24小时内就会被放出去的。
在进派出所的第三天晚上,前一天做笔录的警官告诉A:“你的案件不归我管,是山东那边立的案,明天山东的警方会过来带你去山东处理案情,你且等着。” A直接给呆了,一是没想到会被提去山东,二则是这件事远不是24小时就能完事。
这件事的走向,A是不知道也不清楚的。熬了一夜后,山东的警官来了,一共3人来提A,两男一女,手续办完后,第4日凌晨,A被戴上了手铐,坐上了深圳北前往青岛的高铁。
因为戴着手铐,A吸引了不少的关注度,期间A询问身边的警官是否可以摘下口罩,保证不会离开你们的视线,结果被拒绝了。A上厕所的时候是不允许关门被盯着的,那一刻,A开始后悔去菲律宾了。
抵达青岛后,坐了3小时的警车去到了胶州的派出所。第2天上午,A被带去人民医院做了一次核酸,确定是阴性后做了第一次笔录,跟之前一样的问题、一样的答案。做笔录的警官没有说话,也没有告知离开派出所时间,他们回答A说,会对他说的话进行调查,之后A继续被关在派出所。
A被关在派出所的日子,一日三餐都是馒头+咸菜,此外不能洗澡不能洗漱,就这样跟当地违法乱纪的人关在一起,一天24小时都有协警值班盯着,不允许大声交谈,不允许额外做引人歧义的动作,上厕所必须有人看着,非常压抑。
A被关押的第三天,没有消息,没人理;关押的第七天,身边走了两批卖淫嫖娼的人,还是没有任何消息;关押的第十天,A开始睡不着,反复想着自己的口供,A知道自己说谎了,口供里A一直强调不知道公司性质,他只是设计产品的,产品也没有上线运营,没有骗人也没有骗钱。
然而实际上,A知道公司的性质,也确实帮菠菜公司工作了。在明知道公司性质的情况下,还因为收入高为他们工作,帮菠菜公司设计引流的产品,产品最终也是会走向变现。
关押的第十五天,A再次被提讯,他交代了认识的所有人,指认了公安机构破译的所有身份信息,最后A被通知可以取保候审,在缴纳了押金一万元后,A终于走出了派出所大门。
后来,A联系上了在菲的室友,知道了在A回国后的三个月。国内技术团队被端,服务器被破译,公司所有护照信息泄露,财务回国被抓,在菲因为机票、疫情、金钱等种种原因未能回国的员工,都接到了公安机构的电话,在惴惴不安中,等待回国的时机…

“事情还要从我给菲律宾菠菜公司做UI设计说起......!”

(今年A首次传讯收到的传讯通知书)

2022年2月,A再度收到胶州公安机构的传讯通知书,A得知了大部分员工已经落网的信息,过去主要是做指认工作,指认结束后,警官告诉A说,案子再过半年就可以结束了,A的罪名是帮信罪,大概率判2~3年缓刑。返回深圳后,A再度尝试联系菲律宾的室友,但他们的飞机号此时显示已经注销。
缅北事件或有反转,但出海务工,只要去灰色产业公司上过班,都不会有反转。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597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