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到柬埔寨落入魔窟,两名中国男子冒死跳楼…..

35岁的江西男子欧阳和29岁的贵州小伙小许,两人互不相识、没有交集,但两人的遭遇却很相似。

他们都轻信同乡,分别偷渡来到缅甸柬埔寨。本以为等待自己的是高达3万的月薪,没想到自己却被迫成为电信诈骗公司的爪牙。

“只要不听话,就会被毒打。”小许说,因不想从事犯罪,自己无数次萌生了想要逃跑的念头。最终,在2021年6月底,他从公司4楼一跃而下,最终摔成骨折,目前仍在当地医院治疗。

而欧阳却没有这么好运,他从楼上跳下后被公司的人发现,目前人身自由仍然受限。

偷渡出国

欧阳是江西人,今年35岁。2021年5月,一个朋友找到了他。

“他欠了我8万块钱。”欧阳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当天朋友还了自己2万块钱,还说自己在缅甸发达了,希望带着欧阳去缅甸发财。

想到家中负债,拮据的欧阳便购买了从江西飞往云南的机票。

几天后,在朋友的安排下,欧阳乘坐专车从云南偷渡到了缅甸境内。

小许与欧阳情况类似,他是贵州人,今年29岁。2021年3月,同村的朋友发布招聘信息,称在柬埔寨工作一个月可以赚3万。出于信任,小许报了名,随后乘高铁从贵州来到了广西。

几天后,小许与几名偷渡者一起乘坐安排的汽车来到了边境。随后,小许与他们耗时多日,转道越南来到了柬埔寨。

小许和欧阳怎么都没想到,迎接他们的,不是丰厚的薪资,而是被迫违法犯罪、自由受限。

首先,二人都被没收了银行卡。“他们问我带了几张银行卡,随后都收走了。”欧阳称,自己在越过边境铁丝网时身上受伤,没想到公司第一面不是关心自己,而是询问银行卡。

随后,欧阳被软禁在了缅甸的木姐县。在公司人员的威胁下,欧阳开始从事电信诈骗。

“他们会用充值提现、佣金双倍、缴纳保证金提款等借口,一步步让你进入圈套。”欧阳称,自己曾在公司看到一个人行骗,被骗的是一名女子,直到最后还在相信手机里的“老公”投资了几百万,要赶紧凑钱帮助他。

在柬埔寨的小许,也被胁迫进行电信诈骗。小许和同行的朋友小王到了公司后,发现所谓的赚钱业务是诈骗。

小许的内心十分挣扎,他装作不会打字,拒绝配合诈骗公司行骗。见小许不会打字,诈骗公司便将其转卖给了另一家公司。

小许称,第二家公司是做网络赌博的。“主管让我们先加人聊天,然后以谈恋爱建立信任,引诱他们进行网络赌博。”小许告诉记者,自己在这里仍没有妥协。

小许称,在诈骗公司里工作的,大多是20岁到30岁的年轻人,他们大多是被诱骗后,轻信高薪招聘信息才来到这边。

被骗到柬埔寨落入魔窟,两名中国男子冒死跳楼.....被骗到柬埔寨落入魔窟,两名中国男子冒死跳楼.....

跳楼逃跑

小许称,想要离开柬埔寨只有两条路。要么逃跑,要么交赎金。

“有一个40岁的男的,交了7万的赎金,公司说让他走。”小许告诉记者,自己当时拒绝协助进行网络赌博诈骗,但主管表示,如果不干,则需要赔偿12万人民币。

由于交不出赎金,又拒绝行骗,小许被软禁了起来。“这期间一直有保安看守着我,我反抗他们就拿电棍打我。”小许说,当时自己无数次萌生了想要逃跑的念头。

欧阳则多次尝试逃跑。一次他查阅资料发现,从清水河可以回国。于是,欧阳从木姐县逃走,但在口岸排队时被当地民兵抓回。

“他们要求转账8万块钱才能放我回国。”欧阳说,当地民兵会用中文说“转账”二字,但自己家中很难凑出这么多钱。“他们每天会给我们30分钟想办法给钱,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欧阳说,如果没有凑到钱,便会被暴揍一顿。

据欧阳自述,在其逃跑后,前后被转卖了三次,均被要求从事诈骗相关活动。“他们还有人会吓唬我,说不跟他走,会被带到山上关押起来,或者把我器官卖了。”欧阳称。

为了脱困,两人都选择了跳楼。

在缅甸,欧阳在被软禁的地方从4楼一跃而下,身上两处粉碎性骨折。

而在柬埔寨的小许和朋友,趁着凌晨守备放松,从4米的高楼一跃而下,腰部受伤。

被骗到柬埔寨落入魔窟,两名中国男子冒死跳楼.....

被骗到柬埔寨落入魔窟,两名中国男子冒死跳楼.....受困境外

小许在跳楼后,被一名当地人所救,被送往当地医院治疗,随后又转院到金边第一综合人民医院治疗。

期间,中柬慈善义工队的陈宝荣队长一直在帮助他。21年7月,小许出院,陈队长再次将他接到基金会进行保护。

“大年夜,陈队长一首《我的中国心》,瞬间把我们不安的心凝聚到一起。”小许说,自己目前只有一个愿望,便是回到祖国。

“我愿意承担法律制裁,愿意承担应有的责任。”小许说,但目前令他头疼的是,机票太贵。

小许说,当地由于航班熔断,回国机票价格已上涨到6万元左右,而自己负担不起。

相比小许,欧阳的情况则更为糟糕。在跳楼逃生后,欧阳并未逃离公司的魔爪。

被骗到柬埔寨落入魔窟,两名中国男子冒死跳楼.....

欧阳告诉记者,自己在跳楼后,被公司的人送到医院进行治疗,目前其家人已支付医疗费,为他进行了手术。但目前,欧阳仍在公司外籍人员的监视下,只得通过手机向外进行求助。

欧阳表示,自己已看淡了生死,但仍希望可以回国。“我希望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大家,不要轻信有高薪工作,来东南亚工作需要三思后行。”欧阳称。

极目新闻记者向外交部全球领事保护与服务应急热线反馈了二人目前的情况,工作人员表示会将相关情况转交给当地使领馆进行处理。

工作人员表示,偷渡出国在通常情况下需要联系驻当地的使领馆,如实报告本人情况。“包括名字、出生日期、出生地、职业、家庭住址、联系方式以及是否被非法拘留等情况。”工作人员称,使领馆会向国内的公安机关核实身份,并在职责允许的范围内给他颁发有关回国证件。在拿到回国证件后,有可能还需要向当地的移民局办理出境手续。而针对由于资金紧张难以回国的问题,工作人员表示,建议当事人向亲友借款。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柬埔寨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5570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