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薄荷岛 2018年某日 有人中枪死在草地上

先扯一点不着调的,或者说先“画虎烂”(闽南语,“胡说八道”的意思)几句。

几天前,有国内的小伙伴让小编在宿务找个警察出面办点事,具体细节就不披露了。这位小编相熟的警察,听小编简单介绍情况后说,出面可以,预付费(Advance Payment)20000皮索(今天的人民币兑皮索汇率是1:8.05,也就是说近2500元)。小编之前从未经手过类似的事情,听了之后没有多想,直接将警察的要求转述给了国内小伙伴。

这位小伙伴听说后有点不高兴了,事情能不能办妥还要两说,一张嘴狮子大开口就是2500元。当然,他也知道找人办事是要花钱的,让小编把这位警察的证件、证件照提供给他。小编再问警察时,对方坚决不同意。这位小伙伴也可能以为真正狮子大开口的人是小编,以警察的名义从他这里要钱。于是,事情就这样黄了。

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2018年6月,这位荷枪实弹的警察在薄荷岛塔比拉兰缉毒时被枪杀。
然而,今天一大早就有小伙伴向小编提供线索说,菲律宾薄荷岛的一位法官日前被枪手枪杀,枪手被抓后说,幕后黑手支付给他的赏金仅仅25000皮索(约3105元人民币)。

这就是本文题目的由来。25000皮索有多大呢?就是一位菲律宾法官的命价钱。去年的最后一天,甲米地一位检察官在家门口锻炼身体时被枪杀。详见前文《无法阻止的杀戮——菲律宾检察官倒在了2022年钟声敲响前》相信门多萨助理检察官的命价钱不会比本文中的法官贵多少。更早的《宿务华商龚天裕枪杀案的迷雾》一文中,枪手枪杀龚天裕的花红,也仅仅30000皮索。

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上面的警察被杀后警方拍摄的存证照

所以,小编一年半前《6月19日宿务疫情简报》一文中提到,“(在)菲律宾人命贱”,可以说完全是客观事实。检察官、法官,可以算是菲律宾社会的中产阶级了;身价超过10亿皮索的龚天裕,毫无疑问是菲律宾的上层阶级了。可是,一点点小钱就能轻易收割掉他们的生命。所以,在菲律宾,无论是达官贵人,还是巨富大贾,当然更不能少的是像小编这样轻贱如草、远涉异乡求生存的人,生命的价值不过是区区几万皮索。相比起来,与街头露宿者并没有多大区别。

提供线索的这位小伙伴疫情前在长滩岛做旅游摄影师,25000皮索买下法官一命的故事,是其在薄荷岛信号塔施工队(特别解释一下,菲律宾第三大电信公司迪托电信去年开始运营,将该公司的信号塔工程承包给了国内的华为、中兴等电信设备商,去年以来有大批中国工程队来到菲律宾架设信号塔)当翻译的朋友讲述的。了解迪托电信更多情况,请点击《杜特尔特亲信、华商黄书贤巨亏84亿皮索》。

小编搜遍网络也没能发现,与这个故事相对应的新闻。但,这个事真的很菲律宾。

买凶枪杀法官可以有多种原因。可能是幕后黑手的案子到了这位法官手里,办法想尽法官一定要按照法律判案“法律说40年,就是40年,1天都不能通融。”也可能法官收了钱,说好的轻判,判决书下来,在被告人眼中,“20年!完全没有轻判,收钱不办事,杀你姥姥的!”也可能法官受了被告人的钱,把对方无罪释放了,受害人怒火攻心,“葫芦僧判葫芦案,搞死你这个枉法裁判的狗日滴!”… …等等

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薄荷岛塔比拉兰市(tagbilaran)的一座迪托信号塔

他还给小编转述了好几个故事。都发生在薄荷岛信号塔中方施工队。

中方施工队从华为、中兴处承揽到信号塔工程化后,并没有那么多的中国工人来菲施工,而是入乡随俗,将工程转包给本地工头。中方一般负责技术指导和材料供应,苦力活全是菲律宾人在做。

一天,合作的工头没有来,预定的工期就要被耽搁了。中方项目经理让翻译赶紧联系工头带工人过来开工。翻译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说,工头因为拖欠工人5000皮索工资未发,被工人枪杀了。

就这么短。

小伙伴转述时觉得很惊讶,小编确认为很正常。5000皮索基本上应该是薄荷岛小工的一个月工资了。菲律宾人没有存钱的习惯,一般临周薪或双周薪,欠了一个月工资,工人家里基本上已经一周揭不开锅了。让别人饿肚子干苦力活,就是小编也要放枪了。

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薄荷岛一位男子坐在被台风毁掉家的废墟中间

另一个故事的主角是中方施工队项目经理老甲,还是在薄荷岛。

这天,在处理信号塔地基时挖掘机开挖范围稍微大了一点,把村民的路基挖断了。信号塔工程的工期大约15天左右,很快工程完工。可完工后,并没把村民们的路恢复原状,也没有与村民说定赔偿事宜。人就不见了。

等到该区域内的信号塔建完,老甲带着另一队人马去铺设电缆,到了出事的信号塔前,刚刚把电缆架设好,把沟沟壑壑填平。然后,一大票当地村民就围了上了,嚷嚷着要赔偿损失。老甲作为项目经理,肯定不会下去干体力活,正在车里打盹。大概听出来,车外村民对工人七嘴八舌的要求赔偿。

5000皮索有多大?菲律宾法官因此陨命!"

去年12月22日,4名荷枪实弹男子从薄荷岛塔比拉兰市国家灌溉管理局(National Irrigation Administration)办公室抢劫100万。

老甲一听,要钱的!那我先开车躲一躲。老甲的皮卡刚刚发动,村民就反应了过来,好不容易等到的鱼儿,怎么能让他跑了,围到了车边。老甲还想继续向前,有一个村民掏出枪来对着挡风玻璃就是一枪。老甲没有受伤,当然枪很明显不是冲着人去的。可是,老甲的屎尿几乎都被吓了出来,魂飞魄散,只能乖乖掏钱了事。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5182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