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总统大选第二季:马杜轴心VS反马联盟

菲总统大选第二季:马杜轴心VS反马联盟

本周一,2022年菲律宾正、副总统选举登记已经正式截止。

菲总统杜特地,在截止时间前的最后一个小时,宣布将竞选参议员,给女儿、达沃市市长莎拉·杜特地“让道”,两人将不在明年的大选中正面交锋。

而作为菲律宾第一家庭的长公主,决定不走双杜配的路线,改投前独裁总统之子——迪南德·马科斯之子门庭,实现最强“菲二代”组合。

菲总统大选第二季:马杜轴心VS反马联盟

对于棉兰老岛——杜特地家族大本营来说,无数拥趸都是渴望着萨拉RUN总统,如今萨拉杜特地决定不竞选菲律宾总统,甘心陪衬小马科斯,无论诸位吃瓜群众如何摇头叹息。

这一变化,让小马科斯,成为事实上杜特地家族+马科斯家族的唯一旗手+核心,也为前独裁总统费迪南德·马科斯的儿子,夺回被乙沙革命推翻的马科斯家族权柄,实现渴望已久的历史复辟,顺利理清了前方的最大障碍。

嗯,从这个角度来看,现总统杜特地给长公主萨拉杜特地让路,萨拉杜特地又在给小马科斯让路,这似乎有些不太科学捏?

那位凶悍当众掴人巴掌的铁娘子市长,怎么会甘愿为另一位第一家庭的继承人让路,老娘是现任贵胄,可比你过气的前任,更热门才对,就算退一万步,大家都是“菲二代”,家族资源,谁比谁差不离多少,为毛我就要给你搭桥让路呢?

SO,世界上怕就怕吃瓜群众认真,这表面的多层级让路,换角度看问题的话,无疑说明了两位“菲二代”的家族资源和票仓,在面临着某种类似“华容道”小游戏的窘境,如果大家都不牺牲一些资源勾兑的话,估计都会被堵在那里动弹不得。

如同美国的党内初选一样,两位最强“菲二代”,除了性别之外,个人性格,家族资源,家族施政调性,有着较多的重合度,SO,如果萨拉杜特地像父亲敦促她那样,出面号召拥趸竞选她当总统,那么显而易见的是,小马科斯重现家族荣耀的梦想就会毁于一旦——他的父亲在 1986 年乙沙革命之后,仓促逃离了总统府,此后至死,再未返回菲律宾。

之前新闻报道上的放风,二位“菲二代”偶然邂逅在宿务一地,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就双方共同感兴趣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ANYWAY,革命从来不是请客吃饭,两位“菲二代”的特质,决定必须有一个核心,一个次心。

辣么,如果位置不能满足,就要拿利益来交换,这不光是两个人的位置,更涉及到两个家族,裙带关系,以及后面无数的利益位置重新安排,可以想见的是,和风细雨的新闻报道背后,两大政治家族,正在展开一场潜在的痛苦的和火药味十足的摊牌。

这里不得不介绍另一位家族大佬——前总统格洛丽亚·阿罗约 (Gloria Arroyo) ,能调节家族纷争的,也只有家族首领而已。

菲总统大选第二季:马杜轴心VS反马联盟

在年长的女政治家格洛丽亚·阿罗约 (Gloria Arroyo) 的斡旋下,双方在最后一刻的谈判后,终于达成协议,萨拉退出市长连任,改投其他党派,与小马科斯正式联手开跑大选。

SO,用我们历史课本上的术语说,两大势力集团实现了马杜合流,形成了下届总统大选的一股轴心力量。

小马科斯,已经成为杜特地现政府事实上的政治衣钵继承人,现在是双方家族发挥影响力,全力保证小马科斯能接替总统罗德里戈·杜特地,继续连庄,实现两家族的利益持续化。

按照最新的社会气象站调查显示,如果没有萨拉杜特地竞争的情况下,马科斯可能会获得近一半的选票。

除非反对派能够团结起来足够广泛的反对势力,支持他们最有生存能力的候选人,否则小马科斯看起来,将重新夺回自 1986年流亡他国归来后,几十年他们认为理所当然属于自己的东西。

如今,尘埃落定,杜特地竞选下届参议员与否,已经不那么重要。

对于杜特地家族来说,小马科斯上位,固然为了巩固马科斯家族自己的权力,但是想位置坐稳,势必要保护杜特地(参议员?)免受未来的法律报复和政治迫害——看一看现在还在牢里的德利马参议员,就知道菲律宾版本的政治对决,即使参议员高位,也难得幸免。

对于马科斯一家来说,这次的大选,更有点像国仇家恨终需报的感觉,为家族荣誉,报仇雪恨——这很符合菲律宾民间的价值观,有仇必报,荣誉至上。

况且,昔年3000双鞋的拥有者——90多岁的伊梅尔达·马科斯,和60多岁的小马科斯本人,也深知,6年一度的轮回,如不把握住,时代再也不会给这对母子以舞台。

从这个角度而言,时间并不站在马科斯家族一边,所以马科斯家族,为了国仇家恨,能SHARE给杜特地的筹码,也会比杜特地家族,说服马科斯甘居次席的筹码,更为丰厚。

加之杜特地家族,面对即将到来的选举,杜特地阵营的分裂,拳王出奔,违反家族圈的潜规则,反复为了保全权力最大化的挣扎,让杜特地家族在公众和朝野间的声望不断下跌,好感度迅速下降,这也是马科斯家族慢慢占了上风的重要因素之一。

菲总统大选第二季:马杜轴心VS反马联盟

通向铁王座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

就算马科斯赢得了两大政治家族的一致认可,嗯,准确的说,还要加上阿罗约老婆婆的家族,三驾马车一致认可更为妥当一些。

然鹅,小马科斯的迅速崛起,只能是一把双刃剑,因为他很快就面临反对派的一致反对,要求他取消竞选资格。

就像现任副总统,下届总统竞争者之一林丽妮所言:马科斯的动作越夺目,我们越知道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斗争,为什么而战,为什么要投票,为什么而捍卫我们的权益不被偷走。

还有马尼拉市长的经典语录:我来自一个没有3000双鞋的家庭。

从目前来看,林丽妮/拳王/马尼拉市长等一众反对派,由于小马科斯的核心冉冉升起,反而促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反对派大合流,隐隐约约有捍卫当年EDSA革命的势头。

如果只是着眼当下的话,马科斯拥有良好的竞选活动和全国性的竞选网络,一直是吕宋岛北部地区和马尼拉大都会地区的主要候选人之一。

如果萨拉全力支持,他现在有可能大举进军南部的棉兰老岛,在那里杜特地的拥趸占主导地位。

通过与萨拉合作,马科斯巩固了他作为领跑者的地位,在菲律宾较为简单的选举制度中,没有复杂的遴选,小马科斯可能只需要获得多数票,就可以赢得家家族复仇之战的终局胜利。

菲总统大选第二季:马杜轴心VS反马联盟

在许多方面,杜特地家族,最终可能会成为马科斯回归的幕后推手。

但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尽管小马科斯看起来很强大,但他远非无敌,他在 2016 年的副总统竞选中,输给了当时相对不知名的自由党(LP)候选人莱尼·罗布雷多(林丽妮),后者现在正在竞选下一届总统。

如果真按照这种轨迹发展下去,不妨脑洞大开一点,如果反马大联盟形成,而反马联盟有成功获得社会中产+年轻人对于捍卫革命的共识,马核心陷入被围攻的胶着中,萨拉杜热地是否会一直甘心当盟友的副手,而放弃自己领跑者的机会呢?

要知道,之前的民调,她一直在总统调查中名列前茅,起码,在统计上与马科斯并列。

同样的调查显示,她不太可能成为副总统候选人,因为她的大多数支持者都希望她完成菲律宾政治历史上,第一次政治王朝的家族内继承。

这也可以理解,为何杜特地家族的盟友,要透过媒体放风,提出萨拉杜特地与小马科斯,需要达成总统任期共享,他们才能全力以赴支持这一轴心——这种奇奇怪怪的论调,尽管这种安排既没有宪法规定,也没有政治先例,但是,对于两大家族,在达成媾和协议背后的裂隙与未来诸般演化,提供了多种想象的空间。

鉴于菲律宾的政治选举尿性,替换,退出是常态,倾听人民的呼声,再次为人民服务等借口都是浮云,从现在到明年 5 月的选举档期,菲律宾的政治版图,仍有很多变数待定,各位吃瓜群众,继续坐好板凳,等待看戏即可。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458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