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世纪的中国人涌入 菲律宾文化华人影响深

数世纪的中国人涌入 菲律宾文化华人影响深

今日在菲律宾,烧卖、肉包、奶茶等中式餐饮已融入大众生活,成为日常美食的一部分。(摄影:陈妍君)

菲律宾曾被西班牙殖民333年、美国殖民46年,对菲律宾的语言、饮食和文化都有留下深远影响。相较之下,中国虽未曾殖民菲律宾,透过近代数波华人的迁徙,对庶民文化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觑。中国人早在16世纪西班牙人殖民菲律宾前,就与菲律宾有贸易往来。因此,今日在菲律宾,从日常称呼他人大哥(kuya)、大姐(ate),饮食每餐不可少的酱油(toyo)、小贩扛着大桶街头巷尾叫卖的豆花(taho),到重要节庆家人朋友欢聚所吃的大餐(lauriat),无一不是由赴菲律宾打拚的华人带入的闽南话演变。除了语言和饮食之外,在宗教方面,由于早年华人多自福建渡海,当地重要的妈祖信仰跟着流传到菲律宾,与天主教圣母信仰融合。因此在马尼拉中国城,可以看到信众拿香拜十字架的特殊景象;描东岸省(Batangas)文化古城塔尔镇(Taal)的圣母像,也被华人视为妈祖化身。

数世纪的中国人涌入 菲律宾文化华人影响深

菲律宾华人信仰与天主教融合,在马尼拉中国城,可以看到信众拿香拜十字架的特殊景象。(摄影:陈妍君)

另外像是农历春节吃年糕(tikoy)、福饼(hopia),中秋吃月饼,虽是传统华人习俗,时至今日,逢年过节,当地超市几乎都能看到年糕、福饼、月饼等摆放在架上。特别的是,迁徙到菲律宾的华人还有“老侨”、“新侨”之分。老侨、新侨的分界点,主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建立。国共内战期间或更早之前来菲生活,甚至与西班牙人、菲律宾人混血数代的华人,被称为“老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或者近年随菲国总统杜特地与中国关系改善,来菲投入菠菜产业或经商的华人,则被称为新侨。许多华人在菲律宾拥有较高的社经地位,例如菲律宾民族英雄黎刹(Jose Rizal)就拥有华人、西班牙、菲律宾血统;前总统科拉顺(Corazon Aquino)和独子亚谨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都拥有华人血统;现任副总统罗贝礼道(Leni Robredo)的丈夫、已故的前内政部长林炳智(Jesse Robredo)也出身华裔家庭。与新侨相较,“老侨”的华人身分认同因人而异。许多人在菲律宾出生长大,只认同自己是“华人”而非“华侨”,也就是不以侨民自居,只认同自己是菲律宾人;他们也许上菲律宾本地学校,也许上华文学校,但大多无法以中文流利书写或沟通。不过,随着大批新侨涌入菲律宾,华人的华文学习需求与对中国的认同也有所转变。一方面,来菲从事菠菜产业或经商的新侨素质良莠不齐,中国人在菲律宾贩毒、诈骗、绑架等骇人听闻事件层出不穷,不仅造成菲律宾治安隐患,也使菲律宾民众对中国人留下负面印象。另一方面,大量新侨涌入,为菲律宾房地产、餐饮、民生消费品、奢侈品等市场带来新客源。许多新侨不会讲菲语,甚至英文也不太流利,这催生了土生土长的华人,甚至菲律宾人的中文学习需求。

数世纪的中国人涌入 菲律宾文化华人影响深

近年来,马尼拉街头的店铺招牌大量从英文或菲语转变为中文。中式餐厅、超市、美容院甚至手摇饮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摄影:陈妍君)
中国成为区域强权,政经影响力越来越大,虾皮、Lazada等电商平台大行其道下,不少菲律宾华商对中国这个“祖国”的认同度随之增强,中式餐饮、中国产品在菲律宾市场上越来越常见。最明显的现象之一,就是近年来,马尼拉街头的店铺招牌大量从英文或菲语转变为中文,中式餐厅、超市、美容院甚至手摇饮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不过,除了烧卖(siomai)、烧包(siopao)、春卷(lumpia)等早已融入菲律宾大众生活的传统美食外,暂时只有珍珠奶茶击中菲律宾人嗜甜的味蕾,大受民众欢迎,其他中式餐饮大多还是锁定华人消费者,尚未掳获多数菲国消费者芳心。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4477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