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死在医院,一个死在家里,新冠夺走了俩邻居的命

2021年10月7日,国庆节的欢乐,依然由国内的朋友,在朋友圈里以各种方式浮现着。

此刻,我的身边,有一人因为感染新冠,不幸离世了。

一个死在医院,一个死在家里,新冠夺走了俩邻居的命

先说一下,在家里去世的这个邻居,我们在同一栋楼里生活,我住在这一栋楼已经两年多了,但是除了同一层的邻居外,和其他楼层的邻居来往并不多。

这栋大楼住进来不久,就爆发了疫情,一部分时间在封城禁足在家中度过,另一部分时间在每日外出的防护服手套酒精中度过。

从疫情爆发到现在,看不见的病毒,每日传播肆虐的疫情,已经让人有些出离麻木——直到今天,冷不丁听到同一栋楼的邻居撒手人寰这个消息,才发现,死神一直都潜藏在你我身边,伺机收割世间的生命。

早上和老公吃早点,保姆一边端来早点,一边和我们说最近不要带小儿JACK出门,这栋公寓里因为新冠,走了一个人,还有一对夫妻,是活跃病例,物业已经收到报告,准备贴通知了。

我一惊,端碗的手顿住了,忙问起逝者的年龄性别楼层,保姆告诉我,和我们这一层只隔九层楼,电梯的速度,只是几秒加可到达,女性,47岁,菲律宾人,因为新冠呼吸急促四处寻医院收治急救,最后没有来得及进医院,死在了家里。

除了国籍之外,这些和我相仿的数据,瞬间让我心情跌落谷底。

表面上,饭继续吃。

实际上,内心深处,特别的沉重。

和我在同一栋大楼里,同样的性别,同样的年龄,面对新冠的感染,就这样活生生死在家里,那么她的家人,大概率也是感染了,那我们每天出入电梯,岂不是很危险了?

这一刻,我明白了我们的兄弟,为什么吵吵着要举家远离马尼拉,去外省躲疫情。

我兄弟住在马卡蒂的别墅区,本地富商名流齐聚之处,和他在同一条巷道上的,还有一户华人,屋主也就是不到40岁的年纪,两家相距不到五十米,平日一起遛娃,或者一起绕着别墅区健身跑步,有说有笑。

疫情袭来后,两家的线下接触少了,再后来的德尔塔变种,兄弟的邻居,一家人,连带保姆,尽数中招。

当时,也是马尼拉家家ICU爆满的时刻,这家的男主人从发病到出现呼吸急促的症状,发作很快,最后没有挺过这场疫情,舍下了妻儿老小,撒手而逝。

孩子他爸走的时候,孩子还不到两岁。

我兄弟是在微信里知道了这件悲剧,事后一次外出采购的时候,开车经过邻居家,看到孩子她妈抱着两岁的娃,隔着铁栅栏看着外面。

隔栏对望,邻居家的孩子母亲,静静地站在那里,怔怔地望着窗外,眼神落寞而凄恻。

良木有枝,归雁可栖,但偌大的宅第,和这空荡荡的世间,却让其魂无可依。

怀中的孩子,眼神天真无邪,好奇的打量着外界的世界,似乎是不清楚为什么就不让出去玩了?又似乎是在疑惑家里为什么许久看不到爸爸的身影了?

同为人夫人父,兄弟说他瞬间想到了自己,要是自己因此撒手人寰,对于世人来说,少了谁地球都转,但是对于自己家人的悲哀与痛苦,将是伴随一生的残忍。

他当即把车掉头回家,和老婆商量要把手头马尼拉的事情都画上句号,搬离别墅,去到外省找一处疫情较少的安全之所,享受一家四口的温存时光,贪恋这个世间的温暖与烟火。

我兄弟给我说的时候,隔着话筒,听着他讲面对幼童的稚嫩眼神时候, 那种心理万千拧巴的纠结和选择,我还劝他说考虑好,马尼拉的经商机会要比外省多,你这一走,把生意和市场都拱手让人,太可惜了,建议理智考虑再三。

当时兄弟回了一句话:人要是都没了,还说啥呀。

当时听闻此话,没有特别的感触,如今听闻同一栋楼的邻居,不幸丧命于这可怕的病毒,突然又想起了兄弟的这句话,原来轮到每个人置身于类似的位置时,触景生情是我们的共性。

今天,整一天,我都心情低落,就算是大楼里面有人因为这个病毒去世,我的工作还是要继续,强打精神去我的办公室,去了后,我想写一点东西,我渴望我写作的时候,没有任何干扰,实际上,各类事情都在打断我的思路,这种消耗,每天都在上演,我夜里没有睡好,中午想睡30分钟,才躺下,租客说,来付租金,还有一个租客退房,要去验房,我老公嘴上说,老婆你去睡觉,我来处理这些事情,但是他的身体比他的嘴巴诚实,转过身,他已经呼噜呼噜开了。

再说一下,死在医院的这个邻居。

晚上回到家,吃饭,饺子端上了,保姆又把她的手机拿过来给我们看照片,是经常在我们一楼大堂门口卖菜的女士,疫情后我们曾经经常和她买菜,她隔一天卖菜和水果,隔一天卖菲律宾食物,我在外面工作一天到晚上回家,会顺手买菜。

保姆说,这个卖菜的邻居是死在了医院,10月2日死的,保姆说,这个女人特别能干,卖菜得这个邻居也请了保姆,她每天对保姆的管理特别严格,只允许保姆睡4个小时,需要保姆和她一起加工早晨要卖的食物……

啊啊啊啊,我还没有从早晨听说邻居去世的心情恢复过来,晚上回来又听见这个同龄人去世的信息,太难受!

这个卖菜的邻居,不止一次见面过,她9月下旬住院治疗,8月份注射了疫苗,人看上去也是很健康的样子。

以前,我的读者也有很多感染的,基本上吃药在家自己隔离就好了,总觉得,年轻,就算感染了也不会死。

现在看,没啥规律,每天都有人被病毒搞死,在医院,在家,都也有概率无法康复。

一周内,俩邻居去世,突然,我就啥都看开了,放下了,老公爱睡就睡吧,就算是大白天睡上三四个小时,也无所谓了,只要家人都活着,别被病毒夺走生命,就很感恩了。

疫情爆发之初,我还曾幻想如同当年SARS一般,俩月,顶多半年就可以恢复正常,没有想到,转眼之间,疫情已经持续了20个月,我内心经历了害怕,面对,再害怕,再面对,自己感冒了不敢回家,睡在外面自我隔离,再然后慢慢不那么在意,逐渐麻木,就这样反反复复拉锯一样折磨我,病毒,如此严重的影响了我们每个人的一切。

明日隔山丘,世事两茫茫。

我不知道疫情还要持续多久,只是经历了这种只隔九层楼的生死两茫茫,强迫自己要慢下来,眼中不再是仅仅只有工作和客户,也养养花,写写字,多和身边人在一起厮守,将每一天,都当做倒计时去珍惜,享受每一刻凡俗的幸福。

天地为棋,众生为子,若不能听命于内心,就要受命于外物。

但愿,于时光之川,我们皆有舟楫可乘,以渡尘世茫茫。

线上博彩在部分国家属违法行为,本文以产业分析为目的内容仅供参考,文章内相关赌博行为一律与本站无关。
发布者:菲律宾华人网,转转请注明出处:https://www.boyoushe.com/3978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